批评形式主义的女教师李田田 自称不是愤青有机会想出去发展

来源:澎湃新闻 2019-10-19 16:02:42 阅读
李田田的批判文章引发了不同的声音:有网友评价李田田是揭露和批判教育系统形式主义检查的英雄,也有数个自媒体发文质疑李田田在自我炒作。
湘西25岁乡村女教师李田田发文批判形式主义检查一事,近日受到舆论关注。

  10月17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湘西州州委书记叶红专独家回应澎湃新闻称,湘西州将整顿一切形式主义的检查,教师有什么意见、好的建议,支持公开发表,他们也会及时调查解决。

  李田田的批判文章引发了不同的声音:有网友评价李田田是揭露和批判教育系统形式主义检查的英雄,也有数个自媒体发文质疑李田田在自我炒作。

 湘西女教师李田田

  18日下午,这位1994年出生于湖南永顺灵溪镇一个普通家庭的乡村教师,向澎湃新闻袒露心声:她不是“愤青”,发批判文章只是想试着推动农村教学现状的改变;文章发布后,她正面临着亲戚的责怪,从亲情角度出发,感到后悔发布那篇文章了。


微信朋友圈截图

  “希望能推动乡村教育现状的改变”

  澎湃新闻:说说你的成长经历?

  李田田:1994年出生于湖南永顺灵溪镇一个普通家庭。我是家里的老二,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我出生的第五天,被送往亲戚家里寄养一段时间。四岁时,父亲因生病去世,母亲外出打工,我就跟着爷爷一块生活。初中毕业后,我就读于湖南第一师范汉语言文学专业,因为是免费师范生,在2016年毕业后回到湘西州永顺县桃子溪学校担任一名语文教师。

  澎湃新闻:发布《一群正在被毁掉的乡村孩子》一文的初衷是什么?

  李田田:我平时较关注教育方面,个人又抱有一点文艺情怀,在发布这篇文章时,我完全是出于个人本能和内心的真实想法。对于近几天发生的事情,我不希望别人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愤青”或者一个热点人物,我更多的是希望能够真正推动农村教学现状的改变。

  澎湃新闻:发布文章之前,你是否有过其它方式反映文章中批评的现象?

  李田田:我在平时开会的过程中,有半开玩笑地跟领导反映过此类形式主义的事情可不可以不做,我觉得做起来没有意义,但还是没有得到实际的解决。比如说,私下有朋友跟我聊天说,他的情况经历跟我相似,他也写过文字反映情况,但没有结果。

  澎湃新闻:除了面临教学任务,你的压力来自于哪一方面?

  李田田:班上总共有51名学生,基本上是留守儿童。我作为班主任,每天基本上是五点多起床,六点多开始陪他们做早操,一直要忙到晚上八点等待学生们就寝。除了教学任务,压力还会来自于学生们的很多事情都需要我去管理。我感觉自己就是学生们的保姆。其次,老师自身需要写很多的材料,还有很多没有意义的检查。比如说,写教案必须具体到详细环节,如果没有详细的环节就会扣钱。对于有几年经验的教师,我们实际上都很清楚上课的过程。这些无意义的检查,不是说耽误几节课的事情,而是直接影响你的“饭碗”。

  澎湃新闻:你的教育理念是怎样的?经历这件事情之后,会不会发生改变?

  李田田:我比较喜欢自然教育。以前读过一本《窗边的小豆豆》,文章里提到的小林宗作老师的自然教学深深影响了我。所以在平时的教学中,我比较尊重孩子们的天性。在这件事情过后,我觉得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教育理念,学生们的家长也是支持的。

  “面对家人的责怪,压力挺大的”

  澎湃新闻:文章发布之前,你是否预想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现在是否后悔发过这篇文章呢?

  李田田:我还是有稍微想过,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身边也有人对我说,我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什么。对于该篇文章,我还是有些后悔的。因为有新闻报道我被姑父连夜约谈,现在家里的长辈都知道这个事情,家人有些难过,他们会觉得姑父是长辈,而我不听话。这个报道一出来,从人情的角度来看确实是不太好,估计其他亲戚对我也是有想法的。面对家人的责怪,我压力挺大的。

  澎湃新闻:平常跟同事的关系怎么样?舆情发酵后你与同事的关系有没有发生变化?

  李田田:我跟同事之间的关系还可以,大部分同事还是比较欣赏我的。事情发生后,同事基本上没有什么反应,这两天有个别同事过问此事。

  澎湃新闻:文章所反映的事情经报道后,校园先前安排检查的工作任务是否撤销了?

  李田田:目前是没有听说有新检查或者新任务下发。

  澎湃新闻:现在的工作任务有发生哪些变化吗?

  李田田:目前,学校对我的工作任务已经做出调整。由以前两个班级的语文教学变成一个班级的语文教学。每天除了日常的备课、批改作业等工作,还有家访任务依旧在正常进行。


  微信朋友圈截图

  “如果有机会想出去发展”

  澎湃新闻:作为一名写作爱好者,之前发表过哪些作品呢?

  李田田:我在《中国诗歌》《湖南文学》等平台都发表过作品,具体数目没有统计过。写作也是自己的一个兴趣爱好,每天下班后,我都会进行写作。之前,我在诗歌头条发表过一篇作品,当时产生了一定影响。这可能因为如此,我发布的《一群正在被毁掉的乡村孩子》这篇文章会产生影响。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没有作品发表过,我觉得这个事情也不会引起那么多关注。

  澎湃新闻:以后还会继续关注乡村教师困境的题材吗?

  李田田:我平时写作主要是写一些乡村现状,我的童话小说里也融入了湘西少数民族的文化元素。在这件事情之后,我可能不再写此批判类的文章,但是这些内容依然会体现在我的文学作品里。

澎湃新闻:你觉得乡村教学存在哪些方面的困难?

  李田田:由于乡村比较偏远,作为教师一定要耐得住寂寞与孤独。目前,乡村学校在师资力量方面还是很弱的。比方说,没有专业的音乐老师以及美术老师去引导,学生的音乐美术教育还是很难提高的。

  澎湃新闻:为什么愿意留在农村教学?下一步工作有何计划?

  李田田:一方面是因为我是免费师范生,签了合同需要回到湘西教学。其次是自己以前不太喜欢城市的热闹,更喜欢乡村与大自然。另一方面是3年教学的生活里,我感觉乡村的孩子们非常朴实,他们很信任老师,也懂得感恩,所以也是让我不忍心他们生活在这样一个闭塞落后的地方,希望自己能够为他们做一点事情。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比较想出去发展,但目前还是会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然后在闲暇之余继续自己的创作。

【延伸阅读】

李田田反映的形式主义需要严肃解决

 

10月11日,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女教师李田田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一群正被毁掉的乡村孩子》的文章,引起众多网友关注。文中,李田田自述,她于2016年9月到湖南省永顺县桃子溪学校任职语文老师,教学期间频繁有上级前来检查卫生,严重影响教学进度。其表示,自开学以来,学校几乎每周都有检查,“隔两天,我们就要带学生大扫除。停课扫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语文课已停滞不前。”

  随着这篇文章迅速在网上发酵,李田田也被当地教育局要求深夜冒雨前往县城说明情况,她发文求助。之后,领导亲戚和一同事推开她宿舍门,把她从床上喊起来,大意是针对文章县里给予一一答复,直到她满意签字,承认自己的目光片面与言辞过激。李田田拒绝了签字。

  在网络大面积关注之后,此事有了最新进展: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湘西州州委书记叶红专10月17日下午称,湘西州将整顿一切形式主义的检查,教师有什么意见、好的建议,支持公开发表,也会及时调查解决。

  截至目前,此事有了一个看似相对圆满的走向。发文者的意见,应该是被“听取”了,李田田所在地方的形式主义检查,可能会有所收敛。不过,经历了深夜敲门、被要求签字的李田田,今后是否还有这般勇气,是否还能心之泰然地反映问题呢?李田田说“领导承诺整顿现状,不会再为难我”,可见为难的办法还有,只是暂不行使罢了。

  其实,像李田田这样反映基层真实状况的人就应该被善待,而不是被为难。该事件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在于某些基层地区所承载的形式主义之重,引发了相当程度的共鸣。形式主义,在当前的政治伦理中是被彻底否定的事务形态。无论是反“四风”,还是把2019年定为“基层减负年”,都已说明,对形式主义的批判早已取得上下共识,反对形式主义是个需要凝聚合力解决的问题。因此,非但不应为难女教师,而且该“为难”推进形式主义的责任人。

  而且,形式主义的发现与解决恰恰有赖于基层工作者的反馈。“知政失者在草野”,基层的政策合不合理,基层工作者的精力应不应付得过来……若非他们可以毫无顾虑地吐露真实状况,又何从知晓?“李田田们”能不能说,能不能持续说,这对呵护基层生态干系重大,他们应该被善待,必须被善待。

  某种程度上说,形式主义之所以令人有苦难言,不仅在于工作的琐碎与无意义,更在于其背后有一种不容回圜、不进行合理性说明的强制力,令被裹挟其中的人倍感压抑。而这种强制力,某种程度就体现在“深夜要求前往县城说明情况”“推开宿舍门、直到她满意签字”这种随时可加诸基层工作者身上的境遇。因此,解决形式主义,只是修枝去叶、把工作暂时性减省还不够,更关键的是真正尊重基层工作者,改善基层生态,抑制这种强制力,让基层工作者有自我表达、自我选择的底气,可以随时戳破形式主义的泡沫。

  善待李田田,就是让基层工作者在当地治理格局中,能占据更高位置。

版权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教育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衡水中学严正声明:2017年5月后再未建立过任何合作学校
下一篇:一个“穷县”的高中免费风波